推荐
2021年9月2日
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创 专题 新经济 曝光台 中国访谈 中国三分钟 冲浪特殊资产 潮评社 温州 绍兴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庐 文娱
您的位置:首页 > 曝光台 新闻详情 A- A+
百亿富豪被悬赏1000万 泪洒讨债现场
澎湃新闻 · 辛文 | 发布时间2021-09-08 10:34:05    

   10%奖励,最高1000万元!

  这是8月31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一则悬赏通告。

  由于被执行人陈建铭及相关法人上海三盛宏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三盛宏业”)等拒不履行1亿元债务、利息及违约金,申请执行人向法院申请发布执行悬赏公告征集被执行人财产线索。凡向法院举报上述被执行人藏匿、转移的财产线索,帮助法院执行到位的,按实际到位执行款10%支付悬赏金。有效期至2022年8月26日止。

  陈建铭是谁?作为三盛宏业董事长,他早在2019年10月就因一张“公司暴雷,各方讨钱,董事长在哭”照片刷爆朋友圈。在那场被迫召开“批斗会”之前,三盛宏业有息负债已高达269.5亿元,是其净资产1倍有余。

  除此之外,陈建铭还是上市公司中昌数据(现“ ST 中昌”)实控人。今年5月,陈建铭因伙同他人控制101个账户交易中昌数据获利1148万元,被监管处以罚款并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连日来,上交所也发布多条关于ST中昌监管措施。9月3日,因涉及重大资产收购未及时信披,上交所对中昌大数据控股股东三盛宏业及陈建铭予以公开谴责。

  曾以100亿元身价上榜“2019年胡润百富榜”,如今被全网悬赏,被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陈建铭是怎样让一家百强房企深陷债务违约,对于悬赏通告等事宜,中国房地产报记者9月6日致电三盛宏业了解情况,对方表示陈建铭不在公司,也不可能接受采访,其他采访要求走实名制采访流程。

  1亿元借款引发法院悬赏1000万元讨债

  事件起因缘于一笔1亿元借款。

  2019年7月1日,被告上海三盛宏业与原告(青岛天泰房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天泰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约定被告上海三盛宏业向原告借款1亿元人民币,用于流动资金周转。借款利率为每日千分之一,借款期限为15天,自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7月15日。一旦借款到期或被宣布提前到期,上海三盛宏业应于借款到期日足额偿还到期借款及其他任何应付款项,上海三盛宏业逾期交纳利息或逾期还款时除须及时补交利息、本金外,还需每日按未还金额(包括借款本金、利息及其他费用)的0.5‰支付逾期违约金,直至实际全部结清债务之日止。如果在某一还款日,上海三盛宏业所偿还的一笔款项不足以偿还当期到期应付款项,则该笔款项应首先被用于支付原告应付的费用,然后用于支付可能存在的利息、复利、违约金及其他款项,最后用于偿还借款本金。

  《借款合同》签订后,原告于当日向被告上海三盛宏业支付借款1亿元。

  双方同时约定被告陈建铭、滁州三盛宏业为被告上海三盛宏业在《借款合同》项下的债务向原告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范围为《借款合同》项下被告上海三盛宏业的全部债务。在《保证合同》附件中,被告陈艳红(系被告陈建铭配偶)向原告出具《同意函》,同意被告陈建铭根据《保证合同》的条款向原告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且同意以被告陈艳红及被告陈建铭夫妻共同财产承担该等保证责任。被告上海闫宏企业管理合伙企业以其持有的被告上海三盛宏业14200万股股权全部质押给原告。

  上海三盛宏业于2019年8月30日向原告偿还利息300万元,原告主张该笔款项系按照本金1亿元,年利36%,偿还自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7月30日止的利息。

  所以这是由陈建铭等被执行人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才发出的悬赏公告。法院悬赏1000万索债,陈建铭和三盛宏业就这样被送上了热搜。

  “悬赏公告某种程度上会对三盛宏业造成一定压力,但两年前三盛宏业就已经濒临破产深陷流动性危机,且有数百亿元债务尚未兑付,被执行信息也有60多条,多数涉及上百万元甚至上亿元经济纠纷,青岛天泰房地产想要追回这笔借款有一定难度。”某房地产市场人士认为。

  负债百亿元,“风口”上的鹰不见了

  究竟是什么压垮了三盛宏业?

  官网资料显示,三盛宏业集团最早于1993年成立,业务涵盖房地产开发、科创及大数据、海洋投资、城市建设、现代生活服务等。最高光时刻是2005年曾以第49名入围房地产百强开发企业,直至2018年三盛宏业销售额达到187亿元,土地储备超过3000亩,连续15年进入中国房地产百强名单。房地产开发项目60余个,主要布局长三角、珠三角以及环渤海区域,多以三四线城市为主。

  “我们不要做风口上的猪,要做风口上的鹰。”陈建铭曾给自己定下了这样的目标。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三盛宏业开始高负债前行。上交所披露信息显示,自2016年4月-2019年8月,三盛宏业发债金额达93.8亿元,利率在7%-8.4%,融资所得大部资金都投到了舟山、佛山、沈阳等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项目。

  但好景不长,2019年下半年开始便传出三盛宏业深陷流动性危机消息。2019年10月21日,来自全国各地的三盛宏业员工前往三盛宏业总部大楼“堵门”讨债,直接引发了业内对三盛宏业债务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陈建铭以生产经营需要为由,委托承销商向该公司员工发行“定向融资工具·盛源1号”产品,产品期限为365天,年利率为12.5%,到期一次性支付本金及利息。这些所谓的“理财”被法院认定为借贷,其中大部分投进了房地产领域。上千名员工及家属数次买了三盛宏业发行的理财产品,总额达8亿元,其中有员工理财本金约6.8亿元尚未兑付,也由此上演了“公司暴雷,各方讨钱,董事长在哭”的一幕。

  一时间,三盛宏业员工理财逾期兑付、全国项目大面积停滞、甩卖总部大楼、资金被监管等多重问题集中爆发,并因多次债务违约而逐步失去了对旗下公司的控制权。

  截至2019年6月末,三盛宏业总负债417.65亿元,资产负债率81.5%,有息负债269.52亿元;净利润为-6.75亿元,同比锐减890.62%。

  “三盛宏业此前的房地产业务还是很强的,但后期在房地产调控趋严的大背景下,它还大量高杠杆举债盲目扩张进入三四线城市,直接的后果就是去化难、回款慢,导致公司经营巨亏,游走在破产边缘。”上海某房企内部人士说。

  之后,三盛宏业在债务和借贷方面的纠纷也越来越多。

  今年1月26日,三盛宏业旗下子公司中昌数据发布公告称,原大股东三盛宏业持有的该公司股份约2.27亿股于2021年1月22日被司法冻结。同时,三盛宏业及实际控制人陈建铭存在债务违约情况,已到期未兑付的有息负债规模约105亿元。因此,三盛宏业主体信用等级评级展望由稳定被调整为负面。

  另外,三盛宏业因债务纠纷涉及重大诉讼(诉讼金额1亿元以上)共计20起,累计诉讼金额58.54亿元。因债务纠纷涉及强制执行案件共计6起,累计涉及金额35.22亿元。

  “我也是非常难过,如果那些项目能解决,我想总是能解决。”在2019年讨债现场,陈建铭边哭边说。但两年过去了,一切并没有好转,等来的是一封又一封法院判决书和执行单。

来源:澎湃新闻    | 撰稿:辛文    | 责编:俞舒珺    审核:张渊

新闻投稿:184042016@qq.com    新闻热线:13157110107    

来源:澎湃新闻    | 撰稿:辛文    | 责编:俞舒珺    审核:张渊

推荐订阅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微店
我要发稿
广告合作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忠文创
我要发稿
澳门百家乐app下载
申博游戏开户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澳门巴黎人真人真钱在线:9语种权威发布
立即下载
尊龙注册送彩金 正规凯旋门网址 乐橙娱乐靠谱吗 九五至尊客户端下载登陆 永利线上存款
赌王总代理 乐通热播游戏 凯发平台安全吗 自动扑克牌发牌机 威尼斯人app直播
万博娱乐在线即时到账 巴黎人游戏方法 永盛手机版官网 云鼎国际游戏下载 888真人用户注册平台
888集团女优EB易博 博狗评级网 申博电子游戏直营网 www.988msc.com 菲律宾太阳城游戏